直播

留华韩国人成“特殊保护对象” 称中韩关系像一壶水

在这块被称为“中国韩国城”的北京最大韩国人聚居区里,韩国人人数最多时超过5万。望京有闪着中韩字体的彩色霓虹灯箱、韩国企业云集的大厦、最正宗的韩餐馆。

在街上,人们已经很难从外表分辨路人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。超市里,六神花露水和韩国空气清新剂整齐地码放在一个货架上;芝麻叶和香菜这两种基本不会在对方菜谱上出现的香料,也乖乖地躺在同一个冷藏柜里。

中心广场上孩子在嬉闹,年轻的韩国母亲用不熟练的中文,和中国大爷大妈聊着天。如今,这种平静正在被打破,一些改变若隐若现。

在乐天超市望京店,一个工作日的午后,门前停着警车,超市里安保人员多了一倍,清空的货柜上少有韩国品牌的食品,戴着“安全员”袖章的员工比顾伯爵娱乐客还多。两周前,一位刚毕业的韩国留学生,本打算在中国找工作,却临时改变计划,改签了第二天的航班,一刻不敢停留似地飞回了自己的国度。

这一切,都让朴济英担忧:“中韩关系就像一壶水,烧了半个小时才能热,碰到凉水又迅速凉下来了,不知何时才能再热起来?”平静,不平静3月中旬开始,朴济英发觉自己“享受”了一种“特殊待遇”。他在山东某学校兼任外籍教授,每周往返于北京和山东。

当他上完课乘坐高铁返回北京时,收到问候短信“你安全离开了吗?”他突然意识到,自己变成了“特殊保护的重点”。担忧并非空穴来风。

在他近九成都是中国人的朋友圈里,开始传播一些他称之为“非正常的视频”,其中一些还带着对韩国人的谩骂和暴力。他担任副会长的民间组织“中国韩国人会”也收到一些韩国人的咨询,尽管担心人身安全的还是少数。

直到这时,这位年过半百,中文标准的韩国人才开始担心起来。在北京留学14年的成英善,也接到了母亲焦急的电话。

上一次令母亲如此担心的,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。当时他被催促赶紧回国时,还奇怪地问伯爵娱乐为什么。

母亲说,“不是有地震吗?”他有些哭笑不得,“很远,比韩国都远”。“再远还是一个国家里面发生的事。

”母亲还是放不下心。而这次,尽管嘴里说着“没事,没事”,但他并没有让母亲信服。

而在兼职韩语教师的学校里,中国学生也焦急地向他询问:“现在可以去韩国吗?”一位韩国朋友告诉成英善,“现在拦出租车,以前他们会问你是韩国人还是日本人,是日本人的话就拒绝,但是现在换了,变成韩国人。他们不会不让你坐,但会特别认真地讲道理。

”一开始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。但令成英善感到尴尬的是,他的中国朋友看到相关的新闻,都会在第一时间转发给他,有人还会问,“这是真的吗?”朴济英认真看了下微信里的一些视频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