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保工具套装

中国将大幅减息 (经济学家、冠域商业及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关焯照)-关焯照

但是美国越迟加息,金融市场出现泡沫的机会便越大。当泡沫爆破后,届时环球经济面对的冲击可能不比金融海啸小。

超低利息已是经济大国例如七大工业国包括美国、日本、德国、法国、英国、意大利和加拿大的新常态(见附表一)。由于量化宽鬆的关係,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变得极之充裕,驱使过去两三年有不少资金投资于债市。

如果读者有留意债务缠身的意大利十年期债息,在上月已跌至接近1厘水平(见附表二),创下历史新低。另外,不少欧元区成员国的短中期债息竟然出现轻微负数,即是买债者支付利息给卖债者,虽然这奇怪现象曾发生于90年代的日本短债,但始终传统经济学认为名义利率(nominalinterestrate)是不能跌穿零水平。

因此,笔者作为经济学者及前大学教授,希望在此解释这个令人费解的怪象。强人民币削弱竞争力90年代日本和现时几个欧元区成员国出现负名义利率的原因有两个:第一,由于经济持续疲弱和金融市场充满不明因素,金融机构和投资者为了避险便将大量资金投入相对稳健的债市。

第二,债市是以电子交易,所以买卖是相当方便,因此,大户和机构投资者是有诱因将资金存放于债券市场。当经济前景变得清晰,资金便会陆续离开债市。

但以现时欧元区的情况,笔者暂时看不到负名义利率现象会很快消失。工业大国尽量维持低息环境以刺激经济的手段是可以理解的。

因为一旦息口过快回升是可以令经济再次寻底。但这种低息环境对中国是极之不利,原因是现时中国的息口仍处于5.35厘,远远高于七大工业国的接近零水平,在巨大息差的影响下,人民币汇价相对欧洲货币便持续处于强势,但这却严重削弱中国出口的竞争力。

根据中国统计局的最新资料,今年3月的内地出口按年大跌15%,而与主要贸易伙伴,例如欧洲和日本的出口也分别急挫19.1%和24.8%,反映强人民币正在为内地出口带来庞大压力。现时内地经济面对不少结构性问题,包括产能过剩、影子银行、地方债、企业债等,再加上中央政府打击贪腐,削弱市民的消费意欲,看来内地经济硬着陆的机会越来越大。

上周日,人行突然大幅度降準,显示中央政府挽救经济的决心。但降準只是增加流动性。

无伯爵娱乐奈,内地经济的前景极之不明朗,要银行大幅增加贷款的可能性是不高的。笔者认为人民银行继续放宽货币政策是唯一可行的方法。

减息也是众多的货币工具的最佳选择。因为这可以直接降低融资成本,从而刺激投资和内部消费,以内地利率高于5厘,即使减1至2厘息也不为过。

但在暂时稳定中国经济方面来看,这可能是最简单和有效的办法。笔者预期人民银行由现在至年底再有四次减息行动,但要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实需要结构性改革。

返回列表